[ 收藏 ] [ 简体中文 ]  
臺灣貨到付款、ATM、超商、信用卡PAYPAL付款,4-7個工作日送達,999元臺幣免運費   在線留言 商品價格為新臺幣 
首頁 電影 連續劇 音樂 圖書 女裝 男裝 童裝 內衣 百貨家居 包包 女鞋 男鞋 童鞋 計算機周邊
奔跑的月光
該商品所屬分類:小說 -> 影視小說
【市場價】
320
【優惠價】
157
【介質】 book
【ISBN】9787106040895
【折扣說明】一次購物滿999元台幣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2000元台幣95折+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3000元台幣92折+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4000元台幣88折+免運費+贈品
【本期贈品】①優質無紡布環保袋,做工棒!②品牌簽字筆 ③品牌手帕紙巾
內容介紹



  • 出版社:中國電影
  • ISBN:9787106040895
  • 作者:胡學文
  • 頁數:273
  • 出版日期:2015-05-01
  • 印刷日期:2015-05-01
  • 包裝:平裝
  • 開本:16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250千字
  • 電影《一個勺子》原著小說!第51屆金馬獎*佳新導演、*佳男主角獲獎作品!
    2015**頭條話題,人生無奈,學好歸來!
    《一個勺子》即將定檔!戲裡戲外,這都不是一個傻子的故事,這是每一個人都可能面臨的荒誕命運。在這個精明的世界,能夠做一個傻子,本身就是一種大智慧。
    胡學文所著的《奔跑的月光》呈現*加震撼人心的故事原型:“猶如照妖鏡,讓社會中的人無從遁形。”
    我們每一個人都可能因為善良而陷入荒誕的處境,但善良不是一種人格缺陷,即使會因此付出代價,也不要吝嗇你的善意。
  • 胡學文所著的《奔跑的月光》講述:鎮上一個討 飯的傻子跟著宋河回了家,趕不走,甩不掉。宋河想 盡辦法打發他,可福利院不收,公安局不管,他隻好 四處張貼尋人啟事。不久,有人認領了傻子。 剛松一口氣的宋河,並不知道,這纔是他噩運的 開始。傻子的“家人”接踵而至,紛紛上門問他要人 。他這纔意識到,傻子被冒領了! 明明做了一件好事,卻陷入騙局,百口莫辯,難 以證明清白,成了人們眼中的“傻子”。為這件好事 喫盡了苦頭。 一生謹小慎微的他,如同吞咽了鋼釘,在喉嚨裡 卡著,還要四處恭恭敬敬。 與其說這是一個傻子的故事,不如說這是我們每 一個人都可能面臨的荒誕命運。 當善良被看作一種人格缺陷,當被現實逼入絕境 ,當我們,突然不理解所謂的生活,大概纔會明白— — 在這個精明的世界,能夠做一個傻子,本身就是 一種大智慧。
  • 奔跑的月光
    婚姻穴位
    大風起兮
    飛翔的女人
    極地胭脂
    向陽坡
  • 1 回到村莊時,日頭正往另一個地界縮。餘暉被樹 梢搖落,如受傷的蝴蝶,雖竭力飛舞,終是隱散在寒 風中。幾天前下了一場雪,路已經變得瓷實光滑,但 踩上去,仍怕疼似的咯咯吱吱叫。跟在宋河後面的人 忽然揮舞胳膊,像驅趕什麼,咻咻叫著往前猛衝。宋 河正要提醒,他已仰面摔倒。一動不動,像凍硬的魚 。宋河疾走幾步,俯下身。鼓凸的眼球卡住了似的, 髒污的臉上卻浸著笑。宋河生氣了,猛抬起腳,卻又 緩下來,隻是踫踫他。你個傻家伙,嚇我一跳! 宋河走了沒幾步,那個人已追上來。他不說話, 宋河*不想理他。兩人穿過前街,後街,奔向村莊西 北角。沒踫見一個人,撞見兩個活物,一條是吳老三 家的狗,一隻是流浪禿尾巴貓。
    門敞著,白花花的氣往外卷。宋河抽抽鼻子,黃 花蒸的是他愛喫的酸菜包子。那個人學宋河皺皺鼻子 ,不同的是,他還咧開嘴巴。那樣大,像一個洞。
    那個人突然搶到宋河面前。宋河想拽,那個人一 隻腳已邁進門檻。黃花正將籠屜拎出鍋,那個人幾乎 撞她身上。她呀一聲,兩手松脫,籠屜斜跌進冒著熱 氣的鍋裡。那個人不看黃花,傾下腰,雙手同時往鍋 裡伸,迅速抓起兩個包子。他被燙了,手腕抖了抖, 包子掉到地上。黃花還未反應過來,他已蹲下去,再 次抓起那兩個烙上黑手印又沾了塵土的包子。左咬一 口,右咬一口。他的下巴幾乎變形,燙的緣故,脖子 蛇一樣扭動。宋河衝進來,那個人兩手已經空了。宋 河扯住他,他把宋河甩開。宋河再次拽他,另兩個包 子已到他手上。宋河和他爭奪,被他拖得團團轉。黃 花目瞪口獃,直到宋河大叫,她纔醒過神兒。兩人奮 力撕拽,終是將他摁到灶坑兒。他背對著他們,頭埋 在牆角,將包子塞進洞,方轉過臉。黃花操起擀面杖 ,手卻抖著。那個人沒了剛纔的瘋樣,鼓凸的眼球趴 著橫一條豎一條的恐懼。
    宋河奪過擀面杖,衝他晃晃,老實點兒,小心把 你的牙敲下來。那個人抬起胳膊,緩緩地卻是緊緊地 捂住嘴。手又大又黑,像破損的扇子。宋河瞪著他, 會把你燙壞,燙壞你就不能喫東西了,晾涼纔能喫, 懂了?那個人不說話,可能是明白了,恐懼尚在,已 淡去許多。
    黃花問宋河怎麼回事,宋河嘆口氣,先把包子揀 出來吧。包子有一小半浸到水裡,泡脹了。黃花翻出 漏勺,撈上來。那個人窩在灶坑兒,悄無聲息。
    黃花盯著宋河,宋河看著包子。黃花急得跺腳, 你倒是說話呀,咋不明不白領個瘋子回來,你也瘋了 ?宋河說,是個傻子,不瘋。黃花說,傻也罷瘋也罷 ,你不能往家裡領呀。宋河辯解,不是我領,是他跟 著我不放。黃花責備,四十大幾的人了,連個傻子也 對付不了?宋河抓起幾個沒泡水的包子,放進搪瓷盆 ,端給那個人。看個人看看宋河,又看看包子,有些 膽怯地伸出手。宋河瞄黃花一下,怎樣?他不瘋,就 是餓壞了。
    宋河大略講了經過,兩人不約而同把目光甩過去 。搪瓷盆已經空了。他害羞似的,把那個顏色灰暗的 盆子扣在臉上,然後往側面移移,露出一隻眼睛。眼 球顯得*凸*大。黃花往宋河身邊縮,宋河拍拍她的 腰。盆子移向相反的方向,另一隻眼凸出來。宋河伸 出手,那個人乖乖把盆子交給宋河。沒了遮掩,那個 人似乎有點緊張,手臂交叉抱在胸前,腦袋縮著,突 又仰起來,衝黃花叫聲娘。
    黃花驚叫,天神神,叫我娘!他看上去比宋河年 齡大。那個人又叫,娘!臉上竟有幾分歡喜。
    黃花氣呼呼的,不準你叫,聽見沒?我不是你娘 。我有那麼老嗎?你叫我娘!見宋河咧著嘴,她狠狠 瞪著宋河,他喫飽了,快把他打發走。宋河說冷凍寒 天的,他非凍死不可。黃花擰著眉問,咋?還真讓他 住下?宋河說,反正就一夜,明早把他送到鎮上,都 叫你娘了,不能白叫啊。黃花擰宋河,宋河邊躲邊笑 ,別,別,他喫飽,我肚子還空著呢。
    那晚,那個人就縮在灶坑兒。外屋沒爐火,放一 盆水,會凍出冰碴子。黃花不讓那個人睡炕。那個人 身板壯實,萬一起了歹念,她和宋河加起來也不是對 手。你不怕喫虧,就讓他睡炕,黃花有些威脅的意思 。宋河說著不會吧,心裡也敲起鼓。那個人若搶包子 一樣和他搶女人,他真招架不住。灶坑兒就灶坑兒吧 ,總比野地強。宋河找出厚重的寒氣打不透的白茬皮 襖。沒人再穿這個,都穿輕薄的羽絨服,宋河也是, 但一直沒舍得丟。白茬皮襖是父親留下的。父親** 留下的東西,這就派上用場了嘛。那個人老老實實的 ,宋河讓他閉眼,他當下就合上了。
    盡管是個傻子,還睡在灶坑兒,畢竟是個大活人 ,兩人說話的聲音小了許多。不是怕他,也不是怕他 聽,不是怕什麼,可終究有些擔心。聲音壓低,便帶 出幾分詭秘。他們說的不是那個人,是正事。宋河挺 怕女人問,但這個關口逃不掉。黃花不兇不潑,有時 嘴上咋呼一些,可跟他一樣,是老實人。他們是一對 老實夫妻。她早看出結果,但還是要問。每次無果, 他都很難受,說出來反而輕松些,即便如此,也不願 意一遍遍說。一個人難受總比兩個人難受強,不說呢 ,還會有另一種難受。
    但,那是已往。那個人把這個晚上攪了。黃花自 然要問,不同的是,她覺得宋河會說出與往常不同的 話,他那麼老遠領個傻子回來,心情肯定不錯麼。可 是,宋河說的話與之前沒有任何不同,黃花就急了。
    往常,她也急,但隻在心裡急,因為那不是宋河的錯 ,那個決定是他們共同做出的,她占的成分*大些。
    而**,她似乎有資格急。宋河事沒辦成,反領個不 相干人的回來,她能不急麼? 宋河安慰她,躲過初一躲不過十五,他再藏,我 住他家裡。黃花說,你不是說他家多得是麼?你找見 他別的家麼?你能同時住他幾個家裡?宋河也帶出火 氣,你要我怎麼辦?就是拼命也得找見他吧?宋河發 狠,黃花就閉了嘴。可是,她憋得難受。外屋多個外 人,她不想哭出來,可……還是沒憋住,先是抽泣, 很快成了號啕。宋河沒有制止,索性由著她吧。哭了 好一陣兒,聲音弱下去。宋河把毛巾給她,她問,不 會驚著他吧?宋河責備,瞧你這相,不就幾萬塊錢麼 ?咱再掙。黃花也沒好聲調,單是錢,你還一趟趟跑 什麼?你又不是沒受過騙,還不是自認倒霉?宋河就 勾了頭。黃花聲音重,心反而不怎麼憋了。她早就想 哭,又怕給宋河添堵。這個不相干的人,似乎讓她有 理由無所顧忌。黃花不憋了,便有些氣短,輕問,不 會嚇著他吧?宋河和她相視一眼,跳下地推開門。那 個人仍在灶坑兒窩著,不知是睡著了,還是僅僅閉著 眼。
    兩人仰躺著,像曬干的魚。十五瓦的燈泡上沾著 灰塵和蒼蠅屎,燈光越發昏暗。兒子沒出事的時候, 黃花極為勤快,每季都要擰下擦拭,現在,她懶了許 多。半晌,宋河說睡吧,黃花也說睡吧。宋河扯扯燈 線,黑暗頓時擠滿屋子。很快,宋河又爬起來。黃花 問干什麼,宋河說我忘了剛纔插門沒有。裡屋門沒有 插銷,宋河看的是外屋門。他沒開燈,光著腳丫摸出 去。
    重新躺下,他說,那小子要是半夜跑出去,肯定 凍死。
    P2-5
 
網友評論  我們期待著您對此商品發表評論
 
相關商品
在線留言 商品價格為新臺幣
關於我們 送貨時間 安全付款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我的帳戶 網站聯盟
DVD 連續劇 Copyright © 2020, Digital 了得網 Co., Lt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