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 简体中文 ]  
臺灣貨到付款、ATM、超商、信用卡PAYPAL付款,4-7個工作日送達,999元臺幣免運費   在線留言 商品價格為新臺幣 
首頁 電影 連續劇 音樂 圖書 女裝 男裝 童裝 內衣 百貨家居 包包 女鞋 男鞋 童鞋 計算機周邊
127小時
該商品所屬分類:法律 -> 法律實務
【市場價】
450
【優惠價】
288
【介質】 book
【ISBN】9787511840912
【折扣說明】一次購物滿999元台幣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2000元台幣95折+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3000元台幣92折+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4000元台幣88折+免運費+贈品
【本期贈品】①優質無紡布環保袋,做工棒!②品牌簽字筆 ③品牌手帕紙巾
內容介紹



  • 出版社:法律
  • ISBN:9787511840912
  • 作者:(美)阿倫·拉斯頓|譯者:付瑤
  • 頁數:322
  • 出版日期:2012-11-01
  • 印刷日期:2012-11-01
  • 包裝:平裝
  • 開本:16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273千字
  • 《127小時》編著者阿倫·拉斯頓。
    “年度*佳戶外傳奇故事,同時,也堪稱***佳之一。”(《洛杉磯時報》)
    萬千戶外運動愛好者翹首以盼的心靈**。
    作者**授權,中文簡體版正式面世。
    2011年奧斯卡6項提名傑作《127小時》原著。
  • 《127小時》編著者阿倫·拉斯頓。 《127小時》是美國登山家阿倫·拉斯頓的個人回憶錄。作者結合自己 的成長經歷與多年的戶外征程,重點描述了2003年震驚世界的“127小時奇 跡”。 2003年4月,阿倫·拉斯頓在猶他州藍約翰峽谷狹縫隻身徒步探險時, 不慎撞動一塊巨石,滾落的岩石將他的右手前臂卡在石塊與岩壁之間,令 其無法脫身。孤立無援地受困五晚六天之後,他忍著劇痛,用隨身攜帶的 簡陋刀具自行切斷右前臂逃生,並從身上的T恤扯下布條,制成臨時的止血 繃帶。隨後,他迅速步行至峽谷狹縫終端,設法從六十英尺高的斷崖垂降 而下,再跋涉六英裡,直至遇到其他探險者,並最終獲救。 作者以生動的筆觸,用大量極富衝擊力的細節,完整地還原了這次偉 大的逃生歷程。
  • 第一章 “地質年代的進程包括此時此刻”
    第二章 開端
    第三章 夜、夜、夜
    第四章 怎樣在短短五年內成為退休工程師
    第五章 被困第二天:黔驢技窮
    第六章 鼕季狂想曲
    第七章 被困第三天:“堅持到*後**”
    第八章 “我要去猶他州了”
    第九章 被困第四天:彈盡糧*
    第十章 救援展開
    第十一章 被困第五天:靈魂出竅
    第十二章 疾風驟雨
    第十三章 被困第六天:啟示和狂喜
    第十四章 消息傳來:“我們發現了他的車”
    第十五章 與命運之約
    尾聲 永別了,右手
  • 第一章 “地質年代的進程包括此時此刻” 這是我們星球上*美的地方。
    與這裡相似的地方有不少。世間男女在心靈的某個角 落都有這樣一個 自己向往的地方,舉世聞名或者默默無聞, 真實或者虛幻……人類對自己 家園的情感沒有止境。神學 家、飛行員和宇航員在遠離地面之上的某個地 方*能感受 到家的呼喚,特別是身處寒冷黑暗的天際之時。
    對我自己而言,猶他州的摩押(Moab,Utah)就是這樣 一個心靈家園 。當然,我說的並不是這個摩押小城,而是城 鎮周圍的峽谷地帶。那裡的 岩石和沙漠,滾滾紅塵中的燔 懸崖,空寂的藍天,腳下的路延伸到無限的 遠方,是我目所 能及的一切。
    ———愛德華·阿比,《沙漠獨行》 Edward Abbey, Desert Solitaire 站在紅色的沙漠高原上,又一次眺望遠處的藍天,我不禁感嘆這 片貧 瘠的土地曾經目睹過多少個這樣烈日暴曬的日子。2003年4月 26日,這是 一個星期六的早上,我獨自一人,騎著山地車,行進在荒 蕪的山路上。這 裡位於艾麥裡縣(Emery County)的東南,屬於猶他 州的中東部。我把車 停在了小路的起點,那裡是馬蹄峽谷(Horseshoe Canyon)的停車區域。
    馬蹄峽谷從地理位置上來說是大峽谷**公 園的一個窗口,坐落在充滿傳 奇色彩的迷宮地區(Maze District)西北 角,與其空中直線距離是15英 裡;聖拉菲爾高地(San Rafael Swell) 尖峰隆起帶東南40英裡處,格林 河(Green River)以西20英裡,70號 州際公路把這片荒蠻之地與外界連 接起來,沿這條公路一路向南大 概40英裡,便可以到達馬蹄峽谷(距離下 一個高速公路服務區110 英裡)。行進方向的西南是白雪皚皚的亨利山脈 (Henrys),這是美國 境內*後被命名、探測和標注在地圖上的一條山脈 ,東邊是薩爾山區 (La Sals),中間是一百多英裡的荒原地帶。一路向 南,迎著強風前 進,我把山地車調到低速檔,在平緩的坡路上艱難騎行。
    崎嶇山路上 的紅色塵土被風卷起,飛舞在空中。我盡量避開夾著塵土的旋 風,但 是,有時候大風卷起的塵土覆蓋著整個路面,我和車子會一起被風 吹 倒。有三次我不得不推著車步行前進,走過那條長長的沙路。
    如果不是因為負重太多,這一路走起來應該比較輕松。一般來 說,如 果騎車上路的話,我的負重不會超過25磅。但是這次不同,我 一個來回要 騎30英裡,而且大峽谷地區溝壑縱橫,山路狹長,肯定要 花費大半天。我 隨身帶了大約1加侖的水,分別儲存在一個3公升 容量的密封駝峰水袋和1 公升的萊克桑塑料水壺裡。我還帶了5條 巧克力、1個玉米卷餅、1個巧克 力松餅,都裝在一個塑料食品袋中。 等我回到峽谷入口停車的地方,肯定 已經饑腸轆轆;不過,這些東西 也足夠我支撐**了。
    真正比較麻煩的是我隨身帶的全套登山裝備:3個攀岩鎖扣、2 個常規 登山扣、一套質地較輕的垂降和安全裝置、2條連接在一起的 半英寸寬的 弔鏈遍帶,另外有一條*長一點的半英寸寬遍帶,事先已經打好了10個雛 菊環扣,再加上我的攀岩安全帶、一條60米長10.5 毫米厚的彈性登山繩、 25英尺長1英寸厚的管狀遍帶。除此之外,我 還帶了一把九成新的萊特曼 多用刀具(包括一大一小2個刀片和折 疊鉗子),打算在需要的時候用來 割斷遍帶的固定安全栓,但這把刀 是仿品,估計不會很鋒利。我的背包裡 還裝著頭燈、耳機、CD播放機 和幾張費西樂隊(Phish)的CD、AA電池、 數碼相機和迷你數碼攝像 機,以及事先準備好的前述電子產品的備用電池 和外保護布袋。
    我甚至還帶上了全套相機裝備和器材,因為我覺得這是**的。 我喜 歡拍攝動人心魄的自然色彩和風景,特別是峽谷中那些深不可 測、盤旋交 錯的岩縫,以及保存在岩石間的史前藝術傑作。一路上, 我還會路過馬蹄 峽谷的四個考古發掘遺址,那裡有數以百計的史前 岩畫和像形壁畫。美國 國會特別將這片與世隔*的峽谷地帶納入附 近的大峽谷**公園區域,目 的在於保護這些擁有5000多年歷史的 雕刻岩畫和壁畫。這些歷史遺跡保存 在馬蹄峽谷底部的巴裡河 (Barrier Creek)河道兩岸,無聲無息地記錄 著古代先民曾經棲居於此 的痕跡。在這樣一個藝術大畫廊(Great Gallery)中,一排排身高8到 10英尺的神人盤旋在模糊不清的一群動物的 上方,身形修長,通體 烏黑,肩膀寬闊,眼神犀利,仿佛在震懾著地上的 野獸和旁觀者。如 此雄偉的巨型岩畫,是世界上*古老的圖畫設計類型, 人類學家將其 命名為“巴裡河風格”,代表著此地雄渾厚重又略帶野蠻的 藝術特征。 盡管沒有發現任何文字或其他記錄可以幫助我們了解史前人類 作畫 的意圖,但從其中一些圖畫來看,似乎描繪了獵人手持*矛和棍棒打 獵的情景;*多的是一些無腿無臂、頭上長角的怪物,就像夜魔一樣 漂浮 著。不管代表著什麼,這些神秘的形像能夠穿越千年與我們在 現代重逢, 保存時間如此之久,保存狀況又如此良好,也許隻有西方 文明中那些年代 久遠的金制器皿纔能與其相提並論吧。我的腦子裡 突然蹦出一個問 題:5000年之後我們**看上去很發達的社會又將 留下些什麼呢?也許不是 我們的藝術品,*不會是我們在數不清的 悠閑日子裡做的那些事情吧(因 為我們中的大多數人是在電視機前打發著大好時光)。考慮到峽谷地區的 潮濕和泥濘,我穿了一雙跑 鞋,腳上套了一雙羊毛襪。因為包裹得比較嚴 實,加上用力蹬著山地 車,我的腳出汗了。我的腿也在冒汗,因為裡面穿 著萊卡自行車短 褲,外面加了一條米色的尼龍短褲。盡管裝了兩層坐墊, 山地車的車 座還是不斷頂撞我的臀部。我上身穿了一件自己**喜歡的費 西樂 隊的T恤,頭戴藍色棒球帽。我把防水夾克扔在了汽車裡。天氣溫 暖 而干燥,和昨天差不多。昨天,我騎著山地車沿摩押山東麓的滑石 小徑( Slick Rock Trail)走了一個來回,大概是12英裡。如果下雨的 話,不管 穿沒穿防雨夾克,我就隻能在*近的峽谷岩縫中避雨了。
    輕裝上路對我而言是一種快樂,我已經開始盤算著怎樣纔能帶 *少的 東西在固定的時間內走*多的路。昨天我僅僅帶了一個小型 駝峰水壺、幾 件修車小工具,還有我的數碼相機,就上路了。不到10 磅的負重,4個小 時騎了一個來回。晚上,我調整了車速,又騎了5英 裡一個來回,到城堡 山谷(Castle Valley)附近的一個天然拱門轉了一 圈,隨身負重僅有6磅 ,包括水和照相設備。前**,也就是星期四, 我和來自阿斯本的朋友布 拉德·尤爾一起登上了索普瑞斯峰(Mount Sopris),還在上面滑了雪。
    索普瑞斯峰有12,995英尺高,是科羅拉 多州西部**高峰。我隻是多帶 了幾件衣服和雪崩救援裝置,並且 一直保持負重不超過15磅。
    我計劃經過5天的行程,*終在星期天晚上,開始一個人挑戰大 峽谷 **公園108英裡長的白邊緣小徑(White Rim Trail)。2000年 的時候, 我曾經走過這條小路,那次探險花了我3天時間。如果像第 一次那樣的話 ,我至少要負重60磅的補給,而且不出10英裡就一定 已經腰酸背痛。我在 計劃這次行程的時候,打算負重不超過15磅, 時間控制在24個小時以內。
    如果按照這個設想,我就得制定一個嚴 格的補充水分的計劃,並且充分利 用一路上可能出現的補充飲用水 的機會,不睡覺,沿途盡量減少停留時間 和次數。我*大的擔憂並不 在於腿部的疲勞———我知道這是肯定的,而 且也知道如何處理。我 *擔心的是胯部的不適影響我騎山地車。有人把這 種不適稱為“胯部休克”,也就是胯部不斷受到刺激而逐漸失去知覺的一 種癥狀。從 去年夏天以來,我就沒怎麼進行長途騎行的訓練,這意味著目 前我對 山地車座的忍耐力不可能太高。如果兩天前我能預見到現在的行 程,我至少會提前在阿斯彭地區進行一次長距離山地車騎行訓練。 事實上 ,我和幾個朋友在星期三*後一刻纔取消了一次山地行程。 這次活動的取 消,也使我有時間可以朝向往已久的沙漠地區進發,仿 佛一次朝聖,目標 還不是我熟悉的雪山,而是溫暖氣候中的另一種自 然風景。通常情況下, 我都會給我的室友留下一份詳細的旅行計劃, 但這次我出發的時候,自己 也不十分清楚行程,所以從阿斯彭的家中 啟程時,我隻留下了“目的地猶 他州”這一句話。周四晚上開車從索 普瑞斯峰到猶他州的路上,我仔細研 究了手裡的一本導遊書,思考著 可以備選的行程。結果,我決定放棄詳細 的旅行規劃,甚至還臨時起 意,打算今晚在魔怪谷州立公園(Goblin Valley State Park)參加一個 露營聚會。
    將近上午10點半,我騎到一棵孤寂的柏樹樹蔭下,環顧驕陽下 的四周 。從這裡開始,起伏的灌木逐漸隱去,取而代之的是各種顏色 的巨型岩石 、隱約可見的懸崖、歷經歲月打磨的不規則斷崖、奇形怪 狀的峽谷和斷裂 的岩石碎塊。這裡是充滿奇幻色彩的國度,恰如愛 德華·阿比筆下的那個 世界,荒野一眼望不到邊際。因為昨天晚上 天黑之後纔到,我開車來的時 候未能看到這裡的景色。我一邊向東 遠眺,尋找著我要去的那個峽谷的蹤 影,一邊從食品袋中掏出在摩押 買的巧克力松餅。因為受到沙漠地帶** 干燥的勢風影響,松餅和 我的嘴唇已經沒有一絲水分和濕度了,我隻能強 咽下去。遠處牛群 若隱若現,在這樣貧瘠的沙漠中,農場主們依然努力經 營,以維持生 計。當地人煙稀少,牲畜走過的痕跡蜿蜒可見。狹長的草叢 、一英尺 高的帶刺仙人掌以及黑色的土壤微生物結皮覆蓋著沙漠紅土。駝 峰 水袋吸水軟管固定在背包的肩帶上,我吸了幾口水,把剩下的松餅勉 強咽了下去,隻剩下包裝紙上的幾塊碎屑。
    我再次騎上車,開始的路是下坡,前面山脊擋住了風。但很快我又騎 上另一座山峰,要再一次和狂風戰鬥。我在風中奮力狂蹬,腿就 像在風筒 中的活塞一樣。20分鐘後,一群騎摩托車的人從我旁邊駛 過,朝著大峽谷 的迷宮地區方向駛去。摩托車隊駛過時掀起的塵土 撲面而來,堵住了我的 鼻孔,迷住了我的眼睛,堵塞了我的淚腺,甚至 吹到了我的嘴裡,沾到牙 齒上。我試圖把嘴唇和牙齒上的塵土舔掉, 此時我的表情一定無比猙獰。
    接著,我繼續奮力向前,心裡思忖著這 些摩托車手要去什麼地方。
    我以前隻去過迷宮一次,待了大概半個小時,那是十年前的事情 了。
    當時是一個午後,我們在大瀑布峽谷(Cataract Canyon)的漂流 聚會暫 告一段落,準備在科羅拉多河沿岸一處叫西班牙谷底(Spanish Bottom) 的淺灘宿營。我徒步爬上一千英尺高的岩壁,沿著石壁邊緣 走到了一處叫 做玩偶之家(Doll's House)的地方。頭頂是50至100 英尺高的岩石,奇 形怪狀,我像小人國裡的矮人那樣攀爬在砂岩和花 崗岩石之間。當我終於 有時間回過頭來看一眼下面的河流時,我被 眼前的景色征服了,索性順勢 坐到了附近的一塊岩石上。我**次 認識到沙漠的特性和形成過程,不禁 停住腳步,整個身心都被一個念 頭吸引。人在此刻顯得無比渺小,又無比 強大,這就是我們人類。
    西班牙谷底停著幾條漂流筏,下面的河水憤怒地翻騰著。突然, 我發 現,就在此時此刻,正是這紅褐色的河水穿過一千平方英裡的沙 漠高原, 創造出了大峽谷。身處玩偶之家,我從沒想過會目睹整個地 貌的誕生過程 ,仿佛自己正站在火山口上目睹火山的噴發。眼前的 景物使我不由得聯想 到創世之初,甚至是人類還沒有誕生的時代。 那個時候荒無人煙的這片土 地又是怎樣一番景像?如同透過望遠鏡 觀測銀河一樣,人們不禁會產生這 樣的疑問:人類在宇宙中是不是唯 一的存在?在沙漠的微光中,我開始意識 到生命的稀缺與脆弱,在自 然力量面前,在無限廣袤的空間中,人又是多 麼的微不足道。如果下 面的同伴此時乘著漂流筏離開的話,我將從此失去 一切與外界的聯 繫。在接下來的15到30天內,我必須朝摩押的方向徒步逆 流而上, 路上遇到其他同伴的可能微乎其微,我必將在饑餓和孤獨中死去 。但是,如果撇開沙漠的貧瘠與孤零不談,身處其中的真我將會拋開唯 我 獨尊的幻想和偽飾的面具,單是這樣的一個念頭便足以讓人近乎 狂喜。人 類的偉大不在於其處於食物鏈的*上端,也不在於其可以 改變環境——— 自然力量神秘莫測,有時不屈不撓,人類可以改變一 時,卻難以控制永遠 。可是,人類沒有因此就停滯腳步;無論如何,我 們遵循著自己的意志, 勇敢前行,盡管我們在這片沙漠中、這個星球 上以及這個宇宙中的存在是 那麼短暫和脆弱。我在岩石上又坐了10 分鐘,思緒與眼前的風景一樣越來 越開闊。接著,我返回了宿營地, 簡單準備了晚餐。
    騎車下坡經過了金屬涵洞,藍約翰大峽谷(Blue John Canyon)的 西 側分叉地帶從這裡開始**干涸。我還經過了一個分岔路,路邊 立著標志 牌,其中一條小路通往漢克斯維爾(Hanksville);那是一個 小城,從圓 頂礁**公園(Capitol Reef National Park)正門往西大約 一個小時車 程。漢克斯維爾是距離強盜谷(Robbers Roost)和迷宮地 區*近的一個 落腳點,整個地區*近的公用電話也在這裡。又向前 行進了半英裡左右, 我經過了一段長草的斜坡,此地曾經是簡易的起 降坪。不過,人們顯然已 經找到了*合適的起降點,因此將這裡棄用 了。這說明小型飛機和直升機 對於這個地方來說是*有效的交通運 輸方式。當然,有些時候,就算可以 飛,也不一定值得飛上一趟,還是 待在家裡比較實際。
    摩門教徒盡了*大的努力在這個地區開拓道路,但他們也還是 退居到 了格林河和摩押一帶比較成型的城鎮中。**,當年摩門教 徒踏出的大多 數小路已經沒什麼人走了,有些路被新的路取代。諷 刺的是,走這些新路 的人比走老路的人還少;至少,一百多年前還有 人騎馬或者駕著馬車走在 那些小路上。昨天晚上,我沿著兩個城鎮 東邊的土路開了57英裡的夜車, *終到達峽谷入口的出發點。山路 崎嶇不平,在兩個半小時的車程中,我 沒有看到哪怕是一處亮光或者 一棟房子。開拓疆土的農場主、偷牲畜的人 、鈾礦礦工和油田鑽井工 人都先後在這裡留下過痕跡,但*後他們還是因 為無法忍受沙漠的生存環境而黯然離開了昔日的家園。
    那些掘金者並非是想要跨過這道門檻征服這片土地的**撥 人,盡管 他們的下場同樣是不得不放棄這片貧瘠的土地。在此之前, 一波又一波的 先民來到大峽谷的谷底地區,又從這裡消失。一場大 旱或者敵對部落的一 次入侵,往往會迫使他們向南撤退。但是,有些 時候也很難解釋為什麼整 個文化會從一個特定的區域**撤離或者 消失不見。5000年前,巴裡河的 先民在大畫廊和凹壁畫廊(Alcove Gallery)留下了岩畫和壁畫,之後他 們就消失了。因為並沒有留下任 何文字記載,他們的消失成為千古之謎, 同時也留給後人無限的想像 空間。凝視他們的繪畫,站在他們的家中、花 園裡,或者垃圾堆上,我 感到自己似乎與曾經居住在這裡的先民有著某種 聯繫。
    我好不容易爬上一處開闊平臺,狂風迎面吹來。我發現自己迫 不及待 地想要開始徒步穿越馬蹄大峽谷的旅途。這也是我的**之 旅,因為我想 要盡快結束與狂風的搏擊。
    一路走來,我覺得這片地區與當年藍約翰·格裡菲斯的時代已 經有了 很大的不同。土地管理局將這條百年歷史的小路分成幾個不 同的等級,加 上了不同的路牌,但那些從前用來分割西部其他地區的 無處不在的防護欄 ,如今已經不見蹤影。也許正是沒有了那些印像 中的帶刺鐵絲網,這個地 方纔顯得*加人跡罕至。我去過不同的人 跡罕至的地方,一般每個星期都 有兩到三天置身野外,鼕天也不例 外,但這裡與我去過的任何其他地方都 不同,*加與世隔*。我正思 考著這些問題,剎那間,一絲孤寂的感覺油 然而生。原來隻是有一種 獨處的感覺,現在卻不知何故變得悵然起來。這 裡的城鎮逐漸成形, 強盜橫行的那些日子漸漸被人們遺忘,但沙漠還是那 片沙漠,依舊荒 蕪。
    經過伯爾山口(Burr Pass)後,我又向前騎了一英裡,保持時速30 英裡的頂風騎行終於可以畫上一個句點了。我下了車,推車走到一 棵杜松 樹下,將我的U型車鎖掛到山地車後輪上。我並不擔心有人 會在這樣的荒 郊野外給我搗亂,但正如我爸爸所言:“老實人就要走常規路。”我把U型 鎖的鑰匙放進左側口袋,然後朝藍約翰大峽谷進發。我抄了一條狹長的小 路,因為風沒有剛纔騎行的時候那麼大,我 可以邊走邊聽我喜歡的CD。走 過幾處紅色砂岩堆積出來的沙丘,我 來到一處沙地溝壑,從這裡就可以進 入我要去的大峽谷區域。“不 錯,我走對了路,”我感到頗為欣慰。接著 ,我就發現峽谷下方30碼 左右的地方有兩個身影若隱若現。我從沙丘上一 躍而下;在沙丘的 遠角處,我可以*加清楚地看到那兩個徒步遠足的人。
    從這個距離 看,那是兩個年輕女子。
    “太奇怪了!”我想著,很驚訝在這樣的荒蠻之地還能發現其他徒 步 遠足的人。因為已經聽了3個小時的CD音樂,可能也是想要擺 脫一路上的 孤獨感,我摘掉耳機,開始加快腳步,試圖追上她們。她 們行進的速度幾 乎與我不相上下,我甚至覺得如果自己不跑的話,將 很難追上她們。我從 沒料到在藍約翰峽谷還能遇上其他人,不過,如 果能在荒郊野外遇到志趣 相投的人,也是旅途中額外的小驚喜,特別 是她們能和你保持同樣速度的 話。不管怎樣,這個時候我都不可避 免地要上去打個招呼。又轉過一個彎 ,她們回過頭來看到了我,但並 沒有放慢腳步。*後,我還是追上了她們 ;其實,如果她們不放慢腳 步的話,我還是沒法超過她們。當然,她們始 終沒有停下來等我。
    我意識到自己也許要和她們同行一會兒,便打算主動搭個話。 “你們 好!”我打了個招呼,不太確定在荒郊野外她們是不是願意和陌 生人聊天 。她們果然僅僅禮貌性地回應了一下。
    我希望能和她們多聊幾句,於是再度開腔,“我沒想到**在大 峽谷 會遇到其他人。” 盡管是星期六,這個地方還是人跡罕至,不太好找。從強盜谷到 藍約 翰峽谷之間,有一條土路連接。如果不是地圖上分明標注了這 樣一條路的 話,人們還確實看不出來峽谷裡有這樣一條路。
    “是啊,你讓我們很驚訝,鬼鬼祟祟地跟在後面,”棕色頭發的女 子 回答,隨即笑了一下。
    “哦,不好意思。我聽著耳機,沒注意到周圍的狀況,”我向她們解 釋,並朝她們笑了笑,然後開始介紹自己,“我叫阿倫。”P1-P10
 
網友評論  我們期待著您對此商品發表評論
 
相關商品
在線留言 商品價格為新臺幣
關於我們 送貨時間 安全付款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我的帳戶 網站聯盟
DVD 連續劇 Copyright © 2021, Digital 了得網 Co., Lt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