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 简体中文 ]  
臺灣貨到付款、ATM、超商、信用卡PAYPAL付款,4-7個工作日送達,999元臺幣免運費   在線留言 商品價格為新臺幣 
首頁 電影 連續劇 音樂 圖書 女裝 男裝 童裝 內衣 百貨家居 包包 女鞋 男鞋 童鞋 計算機周邊
寂寞是毒也是解藥
該商品所屬分類:成功/勵志 -> 為人處世
【市場價】
399
【優惠價】
120
【介質】 book
【ISBN】9787550262775
【折扣說明】一次購物滿999元台幣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2000元台幣95折+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3000元台幣92折+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4000元台幣88折+免運費+贈品
【本期贈品】①優質無紡布環保袋,做工棒!②品牌簽字筆 ③品牌手帕紙巾
內容介紹



  • 出版社:北京聯合
  • ISBN:9787550262775
  • 作者:周思成
  • 頁數:339
  • 出版日期:2015-10-01
  • 印刷日期:2015-10-01
  • 包裝:平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200千字
  •  ★新東方教育集團董事長俞敏洪傾情推薦!

      ★周思成,新東方明星教師,連續3年人氣評選總**,新東方演講師競聘**名。多次做客《快樂大本營》。常受邀到全國各地高校傳授英語學習方法,每場人次近萬。
      ★周思成出版的《一笑而過》繫列圖書銷量過百萬冊。
      ★這本書為大家展現了生活中*真實的周思成,在風趣犀利的語言下,你能看到的是他的寂寞和孤獨,淬煉出他的智慧與強大,讓每個人都有所觸動。
      ★隻要你不在孤單中退縮,在傷害中沉淪,它們反而會一點一點地把你武裝成意想不到的樣子。


  • 本書為新東方人氣王、百萬冊暢銷書作者周思成講述自己如何從一個普通大學生,一路備受挫折、不斷在寂寞中“升級”,成長為新東方人氣教師的心路歷程,給讀者展現了一個毫無背景,隻憑自己努力的成功案例。作者用時下流行的語言、調侃灑脫的態度讓人深深體會到他的成長和變化,在看似風波不斷、雞血滿滿的生活中,傳遞著永不言敗、一直前行的力量。讀者在得到激勵的同時,也能通過本書學到正確的英語學習方法。
  • 周思成是湖南長沙新東方英語教師,20歲到新東方任教,從考研英語一路教到GRE,風趣幽默與嚴格要求並重的講課風格深受學生喜愛,連續三次被評為新東方集團人氣總冠軍,並獲新東方演講師競聘第一名,多次受邀做客湖南衛視快樂大本營,也是各大綜藝節目名師嘉賓,備受大眾關注和喜愛。著有百萬冊暢銷圖書《一笑而過》繫列。
  • 楔子
    第一章 誰不曾獨自忍受寂寞長夜
    第二章 戴上荊棘織就的皇冠
    第三章 愛給我重新啟程的力量
    第四章 碾過那些殘酷,你終將強大
    第五章 鳳凰涅槃,我心熾熱
  • 楔子   “尊敬的周思成老師:   這裡是新東方教學管理部,恭喜你獲得第三屆新東方演講師競聘的**名。
      祝一切順利。“   我點開新郵件的提示,短短的、分明的幾行字躍入視野。
      新東方演講師,新東方兩萬名老師中隻有十三個。**名。沒錯,雖然是第三屆的**名,可《我是歌手》第三屆的**名不代表比**二屆**名差啊。
      勝負心是有多重啊。
      可是,為什麼要不重呢。雖然我來新東方的第三年,就得到了全國新東方老師“師**”的稱號,可那是來自學生的投票,並不代表官方的認可。而演講師的**名,纔讓這個“王”字有了通通透透的實質。
      你缺什麼纔想什麼。
      這句話刺耳,但是細想起來,卻不是貶義。缺什麼當然要想什麼,難不成缺什麼就逃避什麼?想了、努力了、得到了,自然會*想炫出來,以此提醒曾經脆弱的自己:原來你呀,也是可以的。
      隻是,這個**名我等了十年。
      當然,如果讓你用十年去換在一個**企業中的**名,你一定會頭如搗蒜般地同意的。那麼,請允許我和你一起再次經歷那些星辰與大海、孤單與*望、荊棘與鮮花交織的青春吧。
      Chapter1誰不曾獨自忍受寂寞長夜   我們沒有誰有資格去給他人貼上標簽,因為我們的心裡也都排斥被他人貼上標簽。但是當這種排斥變成了對他人的主動攻擊時,我們其實攻擊的是心中那個弱小的自己。
      我的大學是一所普通的“985”高校。看到這句話,你可能心裡翻了三百個白眼:都“985”了還想怎樣?可是,同樣是“985”高校,有清華、北大這種“985”,也有就是我們學校這種說出名字也不知道在哪個省份的“985”;就好比都是人,有長成吳彥祖那樣的,也有長得我這樣的。我的學校大抵就是“985”中長相像我這樣的:平凡、暗淡、毫無光彩。
      當然,我指的是我當時的長相。畢竟現在的我,還是有那麼一些光彩的——雖然和吳彥祖中間還隔了一條銀河。首先,那時我的體重,**對得起“體重”這個說法——身體很重。身高一米七,體重一百七;雖算不得大胖子,但是體重和身高的數字一樣,好不讓人尷尬。這得全怪我媽,因為高三的時候,有種餓叫作我媽覺得我餓,所以我媽無時無刻不在給我弄喫的。比如我**至少要喫五個蛋,隨時隨地都可以從書包裡拿出兩個煮熟的蛋。我經常向我媽抱怨:“老往我書包裡面放蛋,干!什!麼!”我媽笑道:“餓了就喫!不喫的時候還可以在手裡轉轉,放松大腦!”   我輸了。你看過轉蛋的嗎?   於是,在這樣奇葩媽媽的喂養下,我茁壯成長、肥肉不流外人田。當然,隻有蛋是不夠的,我媽還給我買了林林總總的補品,什麼“三勒漿”啦,什麼“DHA魚油”啦,什麼“生命一號”啦。它們每天和那些蛋一起不分你我地滑入我的體內,然後開始旋轉、跳躍、毫不停歇。結果就是,它們在我的臉上綻放出了無數朵花——青春痘。
      其實人的分類有很多種標準,男人和女人、好人和壞人、陽春白人和下裡黃人、性取向直人和性取向彎人……我們用各種標準界定自己、隔*他人。而那時,在我的世界裡*重要的人類劃分標準就是,長青春痘的人和不長青春痘的人。
      這真的是一個不可跨越的鴻溝,比我和吳彥祖之間的差距還大。你聽說過怎麼喫都不長胖的人麼?隻有一種人比他們討厭,那就是怎麼都不長痘的人。胖,還圓圓滾滾,可以跟可愛扯上關繫;痘,若圓圓滾滾,卻是跟丑脫不了干繫。有些人還喜歡找胖胖的男朋友或女朋友,摸摸、揉揉肚子覺得很爽;再重口味的人也不會主動找一臉痘的人,就算不得已嘴上說“寶貝兒,我不在乎”,眼睛卻很誠實地每次看到痘就不想直視。你知道長痘痘的人比不長痘痘的人多多少煩惱嗎?你知道長痘痘的人比不長痘痘的人要多花多少錢麼?你知道長痘痘的人要長多久痘痘嗎?他們天天謹小慎微、禁欲忌口、求醫問藥,卻阻擋不了一波接一波痘痘毫不留情地摧毀臉上每一寸原本吹彈可破的皮膚。
      而我*是痘痘受害者中的“戰鬥機”。它們大小不一、形狀各異、顏色鮮艷、此起彼伏地橫亙在我臉上,就好像找到了寄主的流浪漢一樣,再也不肯離去。市面上那些“可伶可俐”“滿婷神藥”“藥妝”“韓妝”紛紛在它們面前敗下陣來,然後頹廢地堆積在我抽屜的角落裡再也不見天日。你知道痘痘的生命曲線是什麼樣的嗎?我就知道。我分明地看到一塊完好的皮膚上,突然有個什麼東西在探頭探腦,然後它突然衝破了封鎖、嶄露頭角;接著它肆無忌憚,野蠻生長;它終於大白天下,盤踞一方,誰也拿它沒有辦法;*終它的野心和欲望噴薄而出——對,在痘痘消亡的那一刻,造成皮膚擁堵的組織液夾雜著髒物一起不堪重負,忽然**。我曾無數次地聽過痘痘**的聲音,它當然沒有“**”這個詞本身那麼響亮,那是從你的皮膚上突然發出輕輕“啵”的一聲,卻足以讓也許在安靜背單詞的我大驚失色。我以為**之後這一波襲擊就會結束,哪料那痘痘尸骨未寒,經常召喚出它的後輩們繼續在它身邊起義,你方唱罷我登場,好不快樂。
      是的,我好不快樂。
      當然,胖和長痘是很多大一學生都會遇到的尷尬。若我也僅僅如此,未免顯得平凡,後面那厚積薄發的力量來得便會莫名其妙。我面臨的真正問題是,我不能講話。但凡對我有點了解的人都應該知道我那段神奇的經歷:從高一開始的三年半多的時間裡,我是不能說話的。當然不是我不願意或者不喜歡講話,正常人**不講話都憋得慌,何況三年半有一千多天。所以,不是不想,是不能——全因我高一的時候得了慢性聲帶炎,做完手術後一直沒有恢復好。
      於是,我就帶著我的基本配置——一身肥肉、一臉痘痘、不能說話的喉嚨開始了我的大學**天。
      Chapter5鳳凰涅槃,我心熾熱   我的追求就是在講臺上把每一個知識講得無比精彩,把每一段歲月演繹得鼓舞人心。我希望我能切切實實地影響到*多的年輕人,那些跟曾經的我一樣孤單、彷徨卻熾熱的靈魂。
      有一句大俗話,叫作成長*大的悲哀,就是我們漸漸長成了自己曾經都鄙視的樣子。其實,這句話是有**顯著的弊端的。因為它似乎基於一個認知,即我們曾經認為的就是好的,或者我們曾經鄙視的就是不好的。可是,我們都知道,我們的曾經不一定都那麼單純,*談不上正確。所以,萬一我們曾經鄙視的樣子是好的呢?或者我們曾經的堅守僅僅是因為無知呢?   所以,人生變得愈發艱難了。我們一邊做夢,一邊追夢的同時,也得分清楚哪些是值得一直堅守的好夢,又有哪些隻是太年輕太狂妄所造就的痴人說夢。我們得多靈活、多不自我,纔能邊立邊破。表面笑顏如花,內心卻忐忑敏感地長大啊。可是,正是這份糾結和迂回,纔讓人愈發強大並有智慧,不是麼?這也是為什麼,真正的出世必須要先入世,真正的單純是因為見過所有的不單純的原因吧。
      正如我,從小因為一般的家境和天生很“娘”的屬性一直被人奚落甚至攻擊,以至於我覺得,隻有單純、不世故、不迎合,纔是我要成為的樣子。可是在這不長不短的兩年裡,我從進大學被人嘲諷,在廣廈被人落井下石,好不容易來到了新東方,我以為自己已經是青城山上修煉千年的白素貞,已經慧根深重、神功大成,結果又被卷入了*大的口舌和是非:我還沒有正式站上新東方的講臺,就被大多數周圍的人認定此時的一點點成績是因為我被領導“包養”,而謠言的罪魁禍首,在我即將站上證明自己的*重要的講臺的時候,微笑地坐在我旁邊告訴我,是啊,一切都是老子干的,你發飆啊。你以為“時代姐妹花”的“撕逼”**“抓馬”(英文drama,意為過於戲劇化、鬧騰、甚至不真實)?   因此,一味地固守自己所謂的“單純”,無疑是在這個殘酷世界找死。我必須活下來,纔有資格去散播那些“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理想與溫暖。
      就憑著這點兒求生欲,我在講臺上努力平靜地站定。我的觀眾並不多,**不能和軍訓時的軍歌比賽相比。可是它卻復雜很多:你面對的是大佬們挑剔的眼神,一些對英語教學有追求的高手或者自以為的高手的目光。他們或許對你已經有了先入為主的偏見,又或許有著不切實際的期待。其中還有一道目光,充滿著對你的恨。關鍵是,我根本不知道這恨從何而來。
      兩百多個人,意味著每一個人的細微表情都能一覽無餘。我感覺前面似乎是寒風呼嘯的萬仞懸崖,無數不可見卻分明存在的冰刀正在一起向我飛過來。我試圖張開嘴,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在瑟瑟發抖。我調動*大的氣力來對抗這寒冷,反而讓自己*大地哆嗦了一下。
      “其實*挑剔的眼神是學生的眼神,”楊校長的話突然回響在我耳邊,“你為備課做的每一點努力和準備,都是為了對得起你的學生。”是的,我不能把這些人當成我講課的對像,這會有一個**不對的氣場。想到這,我深吸了一口氣,變化了一下思路,走下了講臺。
      我徑直走到了陳天航的面前,對他說:“同學,你知道單詞的前綴是干嗎用的麼?”說罷,我把話筒遞給了他。
      “老師,不知道诶,知道我就不用來這了。”他怪腔怪調地說。很好,跟我預計的回答相差無幾。我轉向了大家:   “說得**好!你都知道了就不用來了!所以我們經常丟出一個新知識點的時候,很多人都會覺得難,覺得沮喪,這是**沒必要的!如果我講的每個東西你之前就知道,那纔是在浪費你的時間。所以,我們一聽到不會的東西時,**感覺應該是:爽!而新東方的課堂,就是讓你從頭爽到尾的一個地方。”我大氣沉著地接過他挑釁的回答,抑揚頓挫地說。
      “那麼**我們的**個“爽點”就是要讓大家知道,一個單詞的頭幾個字母可*非那麼簡單隨意地在一起,它們不同的組合其實有著不同的玄機。”我開始自然地說起那些我已講了數遍,又思考改進了數遍的內容。一如往常,隨著我的展示的進行,底下原本各異的表情開始逐漸舒展、統一:他們逐漸放松、平靜,然後開始有些興奮,再開始不住點頭,直到臉泛潮紅,*後以熱烈的掌聲收場。
      我走下場,纔發現全身都是細密的汗。我Hold住自己已經癱軟的腳步和臉上的笑容,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的時候我掃了陳天航一眼:隻見他頹喪地坐在那兒,並不再看我。
      陳天航在我後兩個講,他發揮極其失常——當然,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看著他在臺上雙眼無神、舉止僵硬的樣子,我心中突然有種無比暢快的感覺。
      “謝謝各位老師的精彩演繹。”所有老師講完了以後,主持人上場了。陳天航坐在我旁邊,**失去了我上場前對我挑釁的氣勢。我在等待著即將揭曉的結果,那一定會重重地給他幾個響亮的耳光。
      “現在我來宣布比賽的結果,”主持人毫無懸念地用一個大喘氣來制造懸念,“我先來宣布團體獎項,評判的依據是每個學校的每個老師在各自小組所取得的名次對應的積分之和再除以每個學校老師的人數。”他居然可以毫不結巴地說出如此拗口的一句話,也是有種冷幽默的意味。“獲得**的是北京學校!恭喜他們!”他激動地喊出來。我有些失落,但此結果卻也在預期之內——畢竟北京新東方是所有新東方的老大哥,教學和培訓體繫自然*加完善,而且有一半以上的培訓師來自於北京新東方,這多少對於老師之間   的分數會有影響。我想其他人和我也有一致的看法,所以大家都一齊鼓掌。
      “亞軍是,”他狡黠地掃了一下全場——畢竟,相較於“眾望所歸”的**來說,亞軍纔是*大的懸念。會是我們嗎?我沒有把握。“上海新東方!”所有人又是掌聲。嗯,北京然後上海,這是按照規模來排的麼?我心裡略有不爽。
      “季軍是一所**年輕的學校,我們的長沙學校!”這一回他沒有再賣弄關子,而是徑直宣布了結果。我不由得開心起來:李科老師之前交代我要去集團拿個名次的囑托我算是完成了。“請三所學校的領隊老師上臺領取獎杯!”主持人熱情地呼喚著。
      此刻的我,感覺是湘北籃球隊的赤木剛憲一般,有種忍辱負重打**國賽,雖沒奪冠但內心依舊喜悅的感覺——畢竟跟背景雄厚和血脈正統的名門比起來,我們怎麼看也是一些臨時拼湊、實力孱弱的野路子。我恍恍惚惚地走到臺上,和旁邊兩位領隊站在一起,表面平靜卻內心無比澎湃。
      “三位請留步,”一個集團領導給我們頒獎之後,我們準備下臺,卻又被主持人叫住了。“我看三位老師也都入圍了剛纔的講課決賽,你們預測一下自己能拿多少名吧!”說罷便把話筒遞到了北京領隊老師的前面。他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飛快地給出了一個無比官方的答案:“我覺得大家表現的都不錯,這很難說。”“對,”上海的領隊也湊到話筒前,“大家都很強,誰都有可能。”   “那我們長沙的‘明星’,周老師怎麼認為?”主持人問罷,北京的老師把話筒遞給了我。“我。”我不假思索地答道。底下傳來了陣陣的笑聲,還有零星的鼓掌。“當然也感謝大家天天叫我‘明星’,給了我很多自信,下一次見面的時候,請你們不要這樣叫我,你們要叫我’**’。”我用一種特有的、略帶湖南口音的普通話——就像你經常在“快樂大本營”   ……
 
網友評論  我們期待著您對此商品發表評論
 
相關商品
在線留言 商品價格為新臺幣
關於我們 送貨時間 安全付款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我的帳戶 網站聯盟
DVD 連續劇 Copyright © 2020, Digital 了得網 Co., Lt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