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 简体中文 ]  
臺灣貨到付款、ATM、超商、信用卡PAYPAL付款,4-7個工作日送達,999元臺幣免運費   在線留言 商品價格為新臺幣 
首頁 電影 連續劇 音樂 圖書 女裝 男裝 童裝 內衣 百貨家居 包包 女鞋 男鞋 童鞋 計算機周邊
暖男在靠近
該商品所屬分類:青春文學 -> 愛情/情感
【市場價】
250
【優惠價】
125
【介質】 book
【ISBN】9787554604960
【折扣說明】一次購物滿999元台幣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2000元台幣95折+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3000元台幣92折+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4000元台幣88折+免運費+贈品
【本期贈品】①優質無紡布環保袋,做工棒!②品牌簽字筆 ③品牌手帕紙巾
內容介紹



  • 出版社:古吳軒
  • ISBN:9787554604960
  • 作者:昨夜星辰
  • 頁數:247
  • 出版日期:2015-09-01
  • 印刷日期:2015-09-01
  • 包裝:平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一見鐘情式的萌動愛情:喜歡你,就靠近你!
    她有三大標簽護身:高門第/女魔頭/技術宅
    他有三大本領靠近:扮平民/裝無辜/刷好感
    現代暖男慧眼識珠靠近純良小白兔,不留痕跡清光她周遭朵朵桃花。
    好不容易把心焐熱獻給她,卻被白兔轟出了家……

    ☆*腦洞大開的設定:獵人少爺 執手 萌寵大小姐
    【高富帥偽平民】pk【高門第女技術宅】,一對家族有著巨大鴻溝的CP,因她被逐出家門後而展開的一番追逐遊戲。他睿智高冷,唯獨對她放下戒心,願把她寵上天,全文滿滿都是甜蜜氣息。

    ☆*暖心の初戀故事:隨書附贈萌萌噠表白卡(版本隨機)!
    向心儀已久的Ta表白吧,時間不等人,何況它是編輯部特別設計給懶人專用的表白卡,兩種不同版本,祝你表白成功!
    ☆一本放大招教你成功虜獲Ta好感、一秒脫離單身汪的甜寵暖愛書!
    批注:這是一個比糖還甜的故事,看完記得刷牙哦!

  • 昨夜星辰編著的《暖男在靠近》講述了,唐、姜 兩家從古至今便勢不兩立。 姜靖試想過無數種與唐家大小姐邂逅的場景,卻 沒一種版本如現在這般……曖昧叢生:他光著上半身 出現在女魔頭家的陽臺上,被她用看變態的眼神打量 ,意外地被她伸手攔住去路…… 可再次見面,她隻記住了他是那個愛秀八塊腹肌 的“怪蜀黍”。 女魔頭被逐出家門,他想盡辦法靠近她。噓寒問 暖?他怕沒立場。英雄救美?他自覺Out。亮明身份 ?他恐會被她列入黑名單。 於是他別有用心地擬了虛假身份慢慢靠近她。待 在她身邊越久,他越覺得她是隻可愛無邊的小白兔, 令他歡喜令他憂。他想當真相被揭穿的那刻來臨,他 和她還會如此甜蜜地度過每一個晨曦與黃昏嗎? 唐、姜兩家從古至今便勢不兩立。 姜靖試想過無數種與唐家大小姐邂逅的場景,卻沒一種版本如現在這般……曖昧叢生: 他光著上半身出現在女魔頭家的陽臺上,被她用看變態的眼神打量,意外地被她伸手攔住去路…… 可再次見面,她隻記住了他是那個愛秀八塊腹肌的“怪蜀黍”。 女魔頭被逐出家門,他想盡辦法靠近她。 噓寒問暖?他怕沒立場。 英雄救美?他自覺Out。 亮明身份?他恐會被她列入黑名單。 於是他別有用心地擬了虛假身份慢慢靠近她。待在她身邊越久,他越覺得她是隻可愛無邊的小白兔,令他歡喜令他憂。他想當真相被揭穿的那刻來臨,他和她還會如此甜蜜地度過每一個晨曦與黃昏嗎?
  • 昨夜星辰|Author 喜歡一個人安靜寫作的幻想者,願我能把有所感觸的故事帶給你們。 微博名:@昨夜Stars
  • 第一章 丟失的皮夾
    第二章 饑餓的靈魂
    第三章 我在追求你
    第四章 求刷好感度
    第五章 *好的禮物
    第六章 情敵或粉絲
    第七章 同一屋檐下
    第八章 我想了解你
    第九章 你的小魚干
    第十章 嫉妒與喜悅
    第一章丟失的皮夾
    姜大魔王何時如此柔情似水?

    第二章 饑餓的靈魂
    “你的臉,”她下意識伸手踫了踫他的臉龐,竟是涼的,“看上去你也沒喫過什麼苦。”

    第三章 我在追求你
    她忽然想擁抱他,無關友情抑或是男女之情。

    第四章 求刷好感度
    似乎見到她後,笑容就沒離開過他的臉龐,即便什麼都不做,隻要待在她身邊,胸中就會流淌著滿滿歡喜。

    第五章 *好的禮物
    唐如月一獃:“答應什麼?”她有說什麼嗎?為什麼話題一下子就不對了呢?

    第六章情敵或粉絲
    他那麼好,為什麼她不能喜歡?

    第七章 同一屋檐下
    生平**次,他感到與有榮焉。

    第八章我想了解你
    無論是**次與異性牽手,還是**次甜蜜親吻,這些都是他教會她的……

    第九章 你的小魚干
    她將要去那個她該去的地方,追尋她的未來,而她要付出的代價,便是每日望著他而不能擁抱,或許將來有一日還要看著他擁抱別人。

    第十章嫉妒與喜悅
    “我的字典裡沒有離異,隻有喪偶。或者你還有什麼離開我的理由沒說?”
  • 《暖男在靠近》精彩摘錄: ★她忽然想擁抱他,無關友情亦或是男女之情,隻因有人用那樣認真而尊重的語氣,說出了她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的執念,間接肯定了她曾經的選擇——那個被無數人嘲笑過的選擇。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說的話,似乎總能很快安撫她躁動的情緒,那麼積極,那麼溫暖,如同夏日的陽光充滿能量,讓她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
    ★姜靖不以為意,笑著朝她晃了晃手裡的小魚干:“不氣了吧?不氣咱們就找個地方喫魚干?” 唐如月破涕為笑,跟著拿了小魚干的大灰狼走了。
    ★自從她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後,從前那些像是偷偷摸摸的想念,似乎變得光明正大起來,帶著淡淡甜味,時不時襲上她的心頭,像是生活中忽然冒出了許多隱藏的驚喜。
    ★他在等,等她抽回手,尷尬地小聲解釋她隻是想偷偷拿幾顆爆米花解饞,然後他會像往常那樣,壓抑著怦然心動任由她假裝什麼都沒發生過;還是跟她磨,磨到她願意點頭。
    隻要她抽回手,他就不會強迫她,因為他知道,她就是那麼溫吞的性子,他不想她坐立難安、左右為難。可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直到影片放映結束,強光從天花板照耀下來,她都沒有動。
    ★她的尖銳,她的不屈服,她的脆弱,她的溫軟,好的或者壞的,不知不覺間成了他心頭的白月光,能認識這樣的她,也真好。
    ★“我和九哥,連手都沒牽過。”她壓低聲音說著。無論是**次與異性牽手,還是**次甜蜜的親吻,這些都是他教會她的,就像教會她什麼是善意的代價,教會她努力地證明自己,而不是怨恨。
    ★戀愛真是個可怕的東西,一旦有敵情,就像是宇宙天火要毀滅了地球一樣,心弔到嗓子眼,喫不下睡不好,生怕別的豬來拱自己辛苦澆灌的小白菜。
    小劇場: 【攔住怪蜀黍】: (回到家,發現有異物存在的小白兔) “嘩啦啦……” 陽臺上突如其來的流水聲令她高度警備,她抬頭朝聲音處望去,隻見一個赤裸半身的男人站在陽臺上,鎮定地看著她。
    唐如月驚愕地看著對方,退出房間飛快地瞥了眼門牌號,確定沒走錯纔折返到屋內,忽然間,她又想起了昨晚窗外的那個神秘人,難道是眼前的男人…… 那男人眨了眨眼,纖長的睫毛掃過漂亮的眼眸,顯得極為無辜。
    “……不好意思,”他將衣服擰干,快速穿上,“我是這小區的擦窗工,剛不小心把桶掉了下去,所以……” 所以借用了她家的水桶? 這真是一個不錯的理由,唐如月想。她緊迫逼人的目光,卻一秒鐘也沒從他身上移開。
    眼前的人長得十分俊秀,無論是像牙白的膚色、挺直的 第一章丟失的皮夾 “離開唐家,離開唐門機關,你就隻是一個廢人 !”冰冷的女音透過薄薄的手機傳出,四周的氣溫仿 佛都下降了幾度。
    唐如月深吸了一口夏夜的冰涼空氣,輕聲說:“ 我會找到屬於我的路,媽媽。我這一生所學,必定會 有它能發揮的地方。” “嘟——”手機被無情地掛斷了。
    唐如月松了一口氣,回到屋子裡,砰的一聲關上 了門,厚實的木門隔*了外界的嘈雜,一並隔去了過 去的一切。
    “一切都是值得的。”她給自己打氣,隨即轉過 身,對嶄新溫暖的小窩露出燦爛的笑顏。
    從今往後,這裡便是她的家了!她隻是這龐大都 市裡的一個平民,唐家的一切不再與她有關。
    唐如月高興地哼著小曲,踩在地板上的腳步變得 輕快,電視裡正傳來新聞女主播干淨清爽的聲音。她 從冰箱內拿了一大袋麻辣雞翅,配著冰涼暢爽的果汁 ,邊喫邊看新聞聯播。
    華彩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
    “雞翅配冰飲,還津津有味地看新聞,也就隻有 你唐女俠如此品位不俗了。” 華彩嘖嘖稱奇,唐如月扭頭,見她正換了鞋往屋 裡走。華彩是她高中時的同學,現在的舍友,肩負著 帶她“走進社會”的重任。
    聽了她的話,唐如月一愣,手中動作一頓:“喫 什麼還規定看什麼?”她剛脫離家族勢力,纔開始接 觸外界,對華彩“指點”的意見相當重視。
    華彩在她身邊坐下,將頻道調到“世界杯”,說 :“現在當然是要看**四射的足球賽啦!” 唐如月並不覺得一群人哄搶一隻球有什麼好看, 不過瞧華彩如此激昂地看著直播,她選擇少說為妙, 默默地啃她*愛的雞翅去。但不知為什麼,她心中忽 湧起一陣寒意…… 有人在窺視她們! 唐如月條件反射地將雞骨頭飛擲了出去,下一秒 鐘,落地窗發出了響亮的碎裂聲。
    華彩被嚇得跳起來:“干什麼呢!” 唐如月迅速奔向落地窗邊,隻見陽臺外的世界被 黑夜籠罩,華燈朦矓迷人,掩蓋了普通人看不到的罪 惡。落地窗處散落了一地的碎玻璃,還躺著一根“死 不瞑目”的雞骨頭。
    華彩撿起那根雞骨頭,眼睛都瞪圓了。天呢!一 根雞骨頭都有這種威力,唐女俠,你還讓玻璃廠怎麼 好好地混下去? “你、你……”華彩震驚地瞪著唐如月修長白淨 的手,“你這都是怎麼扔的?” 唐如月茫然地說:“唐家鏢法啊,我跟你說過的 ……” 華彩咽了咽口水,雖然唐如月從不隱瞞自己的身 鼻梁,還是小巧的薄唇,無一不秀氣到俊美,**典型的禍水臉。可是,他上身的肌肉卻**結實,竟然還有八塊腹肌,這是一個擦窗工**的嗎? 唐如月緊緊地盯著他遮起的腹肌,伸手攔住了他的去路…… 【被挖牆腳】: (初入社會的小白兔營銷現場) “草莓口味的也不錯,要帶一點嗎?”唐如月的聲音還是那麼軟糯,隻見整潔干淨的小攤前,她穿著潔白平整的圍裙站在那兒,笑容明媚青春。
    姜靖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這幾天的疲倦因看到她一掃而空。他走近她,但還沒有等他開口,一個男人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多買點就能問你要電話嗎?”一個西裝革履的青年站在那兒,明顯醉翁之意不在酒。
    姜靖一愣。
    隻見唐如月也愣了愣,然後她……居然露出了高興的笑容,然後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說:“可以呀。” 姜靖感覺晴空裡忽然響起一聲悶雷,高朗瞪大了眼壓低聲音笑道:“哥,你被挖牆腳了?” 【正牌提款機】: (某日姜大灰狼發現有不明雄性物體靠近他家小白兔,於是——) “他是誰?” 唐如月心裡咯噔一下,莫名其妙地心虛起來:“是我哥。” “你哥?”姜靖瞇了瞇眼,隨即一手按在她身後的沙發上,冷酷的俊臉逼近她,“唐小月,我給你三秒鐘時間決定要不要老實交代你們的曖昧關繫。” 他這是在喫醋嗎? “就……就是我哥啊!”唐如月被迫直視他近在咫尺的俊顏,咽了咽口水,心裡的小鼓咚咚咚響,“之前是有過婚約,不過已經解除了。” 雖然知道他是故意板著臉,但一向和煦的他忽然兇起來,而且還是因為喫醋,她心裡忽然有種微妙的虛榮感。
    算她老實。姜靖臉色好看了一點,卻還是冷哼一聲,將卡硬塞進她手裡:“花前男友的錢算什麼?拿好!認清誰纔是你的正牌提款機。” “……”唐如月不知該說這男人是有多小心眼了。
    【醋缸】: (某日,小白兔&大灰狼因為某位“前未婚夫”而發生爭執,結果——) “小月,別氣了。”他伸手摟住她,在她耳邊呢喃,聲音裡帶著醉人的氣息。唐如月氣鼓鼓地不看他:“我對你沒有任何意思,你可以走了。”從小到大,她都沒有這樣討好過一個人,沒討到好就算了,還被人當眾怒喝,*重要的是那個人是對她百依百順的姜靖,這種心理落差實在太大,以至於她現在想起,又委屈得紅了眼眶。
    “是我不好,是我亂發脾氣。”他小心翼翼地扳正她的臉,給她擦去淚花,“我明知道我家小月是好姑娘還亂喫醋,是我不好,明知道你們已經是過去式,還忍不住想你和他也有過我們現在的甜蜜,我……” 份,華彩也知道她來自武俠小說裡描述的“唐門世家 ”,但這是華彩**次見她出手。
    華彩恬不知恥地立刻抱上了唐女俠的大腿:“唐 大神,求傳授技能啊!” “飛鏢不是我的專修,我主修唐門機關學,對戰 時用千機匣。”唐如月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而且唐 家*學不能外傳,偷學的後果很嚴重。”雖然到了二 十一世紀都講法律,不過讓偷學的壞家伙從此“享受 ”殘疾人福利政策,對唐家來說隻是小意思而已。
    華彩悻悻地作罷,隨後好奇地問她:“千機匣是 什麼?” 唐如月正蹲在碎玻璃上搜尋窺視者的足跡,聽她 這麼一問,頓時有點被問倒了。要怎麼向一個普通人 解釋“千機匣”是什麼呢?弩形態為主的多功能遠程 殺傷性**?好像有點太兇殘了。
    她沉默地想了一會兒,然後默默地掏出手機,給 華彩看《植物大戰僵尸》裡的豌豆射手。
    “你……在唐家就是做這個的?”華彩瞪著屏幕 上嘟嘴的Q版豌豆射手,很難將它與古老的唐門機關 聯繫在一起。
    “差不多吧。”唐如月含蓄地回答,低頭繼續翻 找可疑痕跡,可對方像是有備而來,一點痕跡也沒留 下。
    華彩摸了摸鼻梁,默默地盯著那堆碎玻璃:“這 是什麼情況?” “剛纔有人在這裡偷窺。”唐如月指了指地上的 碎玻璃,臉色凝重。
    華彩心下一驚,問:“你仇家開始向你磨刀霍霍 了嗎?” 世人皆知唐門是武林世家,而唐如月也曾跟她說 過“出任務打壞蛋”之類的字眼,有仇家實屬正常。
    “唐門的任務都是保密的。”唐如月說著將話鋒 一轉,“而且我與圈裡的人都不熟,說不定是你長得 太漂亮,被人盯上了?” 華彩聽後,頓時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像蒸了桑拿般 舒爽,看來唐女俠在她的訓練下,學會了嘴甜的技能 。
    “那哀家回房睡覺去了,你可要牢牢守住**陣 線。”華彩極為放心地回房休息,空留唐如月盯著那 一堆碎玻璃沉思。此處是十三樓,能從高樓瞬間消失 的,隻能是武林圈裡的人!而唐門在圈內的敵對家族 也隻有夏島的姜家——那是整個武林圈正派的**, 一向視唐門為歪門邪道,可如果是姜家的人,他們的 目的,又是什麼呢?P1-3 無論如何都無法否認,唐九宮占據了她美好的少女時代,而作為對立家族的少主,他卻沒有機會及早認識她。
    姜靖不甘心,可時光卻不能偷。
    唐如月聽後,忍不住一愣。她還以為姜靖生氣她和唐九宮聯繫,沒想到他竟是在喫那些陳年老醋! “我和九哥,不是你想的那樣。”唐如月解釋著,“我一直把他當成哥哥,九哥對我也不是那種感情,聯姻隻是父母輩的意思……” 姜靖怔了怔。
    “我和九哥,連手都沒牽過。”她壓低聲音說著。無論是**次與異性牽手,還是**次甜蜜親吻,這些都是他教會她的,就像教會她什麼是善意的代價,教會她努力地證明自己,而不是怨恨。
    而現在,這個亦師亦兄的男人提起她的前未婚夫時,卻是一臉要喫人的酸樣,一點也沒有平時的雲淡風輕。
    她忍不住笑了出來。
    《暖男在靠近》試讀: 正文: 第一章丟失的皮夾 “離開唐家,離開唐門機關,你就隻是一個廢人!”冰冷的女音透過薄薄的手機傳出,四周的氣溫仿佛都下降了幾度。
    唐如月深吸了一口夏夜的冰涼空氣,輕聲說:“我會找到屬於我的路,媽媽。我這一生所學,必定會有它能發揮的地方。” “嘟——”手機被無情地掛斷了。
    唐如月松了一口氣,回到屋子裡,砰的一聲關上了門,厚實的木門隔*了外界的嘈雜,一並隔去了過去的一切。
    “一切都是值得的。”她給自己打氣,隨即轉過身,對嶄新溫暖的小窩露出燦爛的笑顏。
    從今往後,這裡便是她的家了!她隻是這龐大都市裡的一個平民,唐家的一切不再與她有關。
    唐如月高興地哼著小曲,踩在地板上的腳步變得輕快,電視裡正傳來新聞女主播干淨清爽的聲音。她從冰箱內拿了一大袋麻辣雞翅,配著冰涼暢爽的果汁,邊喫邊看新聞聯播。
    華彩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
    “雞翅配冰飲,還津津有味地看新聞,也就隻有你唐女俠如此品位不俗了。” 華彩嘖嘖稱奇,唐如月扭頭,見她正換了鞋往屋裡走。華彩是她高中時的同學,現在的舍友,肩負著帶她“走進社會”的重任。
    聽了她的話,唐如月一愣,手中動作一頓:“喫什麼還規定看什麼?”她剛脫離家族勢力,纔開始接觸外界,對華彩“指點”的意見相當重視。
    華彩在她身邊坐下,將頻道調到“世界杯”,說:“現在當然是要看**四射的足球賽啦!” 唐如月並不覺得一群人哄搶一隻球有什麼好看,不過瞧華彩如此激昂地看著直播,她選擇少說為妙,默默地啃她*愛的雞翅去。但不知為什麼,她心中忽湧起一陣寒意…… 有人在窺視她們! 唐如月條件反射地將雞骨頭飛擲了出去,下一秒鐘,落地窗發出了響亮的碎裂聲。
    華彩被嚇得跳起來:“干什麼呢!” 唐如月迅速奔向落地窗邊,隻見陽臺外的世界被黑夜籠罩,華燈朦矓迷人,掩蓋了普通人看不到的罪惡。落地窗處散落了一地的碎玻璃,還躺著一根“死不瞑目”的雞骨頭。
    華彩撿起那根雞骨頭,眼睛都瞪圓了。天呢!一根雞骨頭都有這種威力,唐女俠,你還讓玻璃廠怎麼好好地混下去? “你、你……”華彩震驚地瞪著唐如月修長白淨的手,“你這都是怎麼扔的?” 唐如月茫然地說:“唐家鏢法啊,我跟你說過的……” 華彩咽了咽口水,雖然唐如月從不隱瞞自己的身份,華彩也知道她來自武俠小說裡描述的“唐門世家”,但這是華彩**次見她出手。
    華彩恬不知恥地立刻抱上了唐女俠的大腿:“唐大神,求傳授技能啊!” “飛鏢不是我的專修,我主修唐門機關學,對戰時用千機匣。”唐如月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而且唐家*學不能外傳,偷學的後果很嚴重。”雖然到了二十一世紀都講法律,不過讓偷學的壞家伙從此“享受”殘疾人福利政策,對唐家來說隻是小意思而已。
    華彩悻悻地作罷,隨後好奇地問她:“千機匣是什麼?” 唐如月正蹲在碎玻璃上搜尋窺視者的足跡,聽她這麼一問,頓時有點被問倒了。要怎麼向一個普通人解釋“千機匣”是什麼呢?弩形態為主的多功能遠程殺傷性**?好像有點太兇殘了。
    她沉默地想了一會兒,然後默默地掏出手機,給華彩看《植物大戰僵尸》裡的豌豆射手。
    “你……在唐家就是做這個的?”華彩瞪著屏幕上嘟嘴的Q版豌豆射手,很難將它與古老的唐門機關聯繫在一起。
    “差不多吧。”唐如月含蓄地回答,低頭繼續翻找可疑痕跡,可對方像是有備而來,一點痕跡也沒留下。
    華彩摸了摸鼻梁,默默地盯著那堆碎玻璃:“這是什麼情況?” “剛纔有人在這裡偷窺。”唐如月指了指地上的碎玻璃,臉色凝重。
    華彩心下一驚,問:“你仇家開始向你磨刀霍霍了嗎?” 世人皆知唐門是武林世家,而唐如月也曾跟她說過“出任務打壞蛋”之類的字眼,有仇家實屬正常。
    “唐門的任務都是保密的。”唐如月說著將話鋒一轉,“而且我與圈裡的人都不熟,說不定是你長得太漂亮,被人盯上了?” 華彩聽後,頓時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像蒸了桑拿般舒爽,看來唐女俠在她的訓練下,學會了嘴甜的技能。
    “那哀家回房睡覺去了,你可要牢牢守住**陣線。”華彩極為放心地回房休息,空留唐如月盯著那一堆碎玻璃沉思。此處是十三樓,能從高樓瞬間消失的,隻能是武林圈裡的人!而唐門在圈內的敵對家族也隻有夏島的姜家——那是整個武林圈正派的**,一向視唐門為歪門邪道,可如果是姜家的人,他們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就在唐如月抓耳撓腮想著問題時,三十層的頂樓上,一道身影從黑暗中走了出來,夜空中的圓月懸掛在他的頭上,皎潔玉白的月光,將他英氣的面容照耀。
    俊美為容,英武為神,俊秀的眉宇之間仿佛凝聚著浩然正氣。這明明是一個極正派的男人,但他剛纔的舉動卻堪稱猥瑣。
    他按著瘋狂跳動的心髒,輕輕呼出口氣。幸好反應快,不然……他真不敢想,要是圈內論壇爆出“夏島少主”姜靖化身采花賊這種有損家風的新聞,那家族裡的長輩定會剝了他的皮。
    他明明心還跳得飛快,但想起剛纔那個小身影窩在柔軟的沙發裡看電視的模樣,那似懂非懂望著電視的表情,姜靖還是忍不住用冰涼的手捂住臉頰,試圖讓滾燙的臉降下些溫度。
    “哎呀,靖哥,你這是被外星人附體了嗎?”躲在暗處的男人憋不住笑意,緩步走了出來,看著眼前這個全身上下都冒著愛心泡泡的男人,不禁連連感嘆:這還是那位在圈內令人聞風喪膽的姜靖嗎? 姜靖沒有立刻回應男人,待月光下的臉色如常,他纔輕笑著抬起頭。
    那臉上又是截然不同的神情了,陽光般的笑靨將他俊秀的面容點亮,如同清晨初升的太陽,親切得不能再親切了。
    “是高朗?”他一步步走向高朗,語氣慵懶,“說起來,我也好久沒見著你了,上次你的腿被打斷時發出的聲音,我現在還很想念呢。” 高朗膝蓋一疼,忙舉手投降:“哥,我錯了!” 姜靖停下腳步,站在月光下,笑看著陰影裡的師弟:“找我什麼事?聽說你*近又被女朋友甩了?” 姜靖懶懶地調侃著,看著小師弟從頭郁悶到腳,心情大好。
    高朗看著姜靖那張可惡的俊臉,決定長話短說,免得被氣死。
    “姜島主說,讓你別忙著抓圈裡的‘害蟲’,趕緊滾回夏島讓他瞅幾眼。” 雖然因為武林圈裡的“害蟲”日益增多,敗壞圈內的聲譽,作為下一任夏島島主的姜靖*近忙得不可開交,不過他從沒消失過這麼久。萬萬令人想不到的是他竟然瞞著家族來找唐女神了,居然還像跟蹤狂一樣偷看人家,真是……嘖嘖! 姜靖笑了笑,說:“回去告訴他,我打算生了兒子再回去。” “什麼?”高朗倒抽一口冷氣,不敢置信地瞪著他,“靖哥!你該不會是……”看上了唐家的大小姐吧! “是又怎麼樣?”姜靖並沒否認。
    高朗咽著口水,立刻進入剖析利害關繫模式:“靖哥,那可是唐門的人呢!” 雖然高朗知道姜靖一直都很欣賞唐門大小姐,可姜靖也曾多次說過強勢的女人不適合他。可他家大哥為何見了真人反而淪陷了呢? “重點是姜家的糟老頭們一貫痛斥唐門是鑽錢眼裡的家族,靖哥,你與唐門大小姐是沒有未來的。” 姜靖沒有回應,慢慢抽出皮夾,低頭看了眼照片裡的人。照片上的姑娘全副武裝,神情冷峻,與他親眼所見的那個軟綿綿、表情茫然的姑娘,**不同。
    “她……跟我想的有點不一樣。” 他原以為她是爽辣、冷酷的唐門妹子,即便因她的與眾不同而欣賞她,卻也不認為自己會喜歡上這位強勢的姑娘。這次他專程來G市見她一面,沒想到,立在車站的廣場上看到她的**眼,竟然瞬間讓他想到了一隻傻白甜的小綿羊。
    姜靖的聲音低醇,手背貼緊白淨的臉頰,試圖用冰涼的手溫讓滾燙的臉頰降下溫度。
    高朗看著他那副努力克制但還是溢出如沐春風的模樣,感覺一陣天旋地轉,這樣的靖哥,他什麼時候見過?那個令人聞風喪膽的俠客兼武林圈內的首席高富帥,居然……思春了! 高朗步伐不穩地扶住欄杆,努力地消化著這個消息。
    那個動不動就打斷他們的腿,還笑得春暖花開、美其名曰“陪練”的惡魔……他居然戀愛了!而且對像還是敵對家族的大小姐,這事實簡直太可怕! 但比這*驚悚的是當姜靖的陪練,他下手狠辣,高朗和那群師弟師妹對姜靖又愛又怕,訓練時即使被他嚴苛磨煉,卻還是以得到他這位格鬥賽無冕**的誇獎為榮,能從“天下**”的嘴裡聽到贊美,那可比什麼肯定都受用。
    所以這一次聽到姜靖說想追求唐門大小姐唐如月時,即使他是男人,他也有些羨慕嫉妒那位唐門大小姐了。
    姜大魔王何時如此柔情似水?
 
網友評論  我們期待著您對此商品發表評論
 
相關商品
在線留言 商品價格為新臺幣
關於我們 送貨時間 安全付款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我的帳戶 網站聯盟
DVD 連續劇 Copyright © 2017, Digital 了得網 Co., Lt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