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 简体中文 ]  
臺灣貨到付款、ATM、超商、信用卡PAYPAL付款,4-7個工作日送達,999元臺幣免運費   在線留言 商品價格為新臺幣 
首頁 電影 連續劇 音樂 圖書 女裝 男裝 童裝 內衣 百貨家居 包包 女鞋 男鞋 童鞋 計算機周邊
背景
該商品所屬分類:小說 -> 官場小說
【市場價】
368
【優惠價】
247
【介質】 book
【ISBN】9787516807187
【折扣說明】一次購物滿999元台幣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2000元台幣95折+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3000元台幣92折+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4000元台幣88折+免運費+贈品
【本期贈品】①優質無紡布環保袋,做工棒!②品牌簽字筆 ③品牌手帕紙巾
內容介紹



  • 出版社:臺海
  • ISBN:9787516807187
  • 作者:肖仁福
  • 頁數:252
  • 出版日期:2016-02-01
  • 印刷日期:2016-02-01
  • 包裝:平裝
  • 開本:16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200千字
  • 《背景》精選了作者肖仁福的十幾篇寫官場、寫社會的小長篇、中篇小說。寫到了縣處級干部,也寫到了市廳級干部的,還有寫一些如機關附屬單位等準官場機構的。寫盡了公務員階層的眾生相,也寫盡了官僚階層和社會各階層錯綜復雜的關繫。是社會一面真實的鏡子。
  • 肖仁福編寫的《背景》是一部小說集,共收中短 篇小說12篇。 肖仁福的小說,每一個人都能從中讀出不一樣的 感受。就像一面鏡子,照的人不同,所看到的樣子也 就不同。它隻是一面普通的平面鏡,不是放大鏡,也 不是哈哈鏡。它冷靜而真實地映照社會的善惡美丑、 人間的喜怒哀樂。 讀肖仁福,你讀的是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情感。 讀肖仁福,你會感到輕松一點,不再緊張浮躁; 寬厚一點,不再憤世嫉俗;清醒一點,不再渾渾噩噩 。
  • 秋意闌珊
    **工資
    空轉
    如影隨形
    古馬鎮
    夫妻鎮
    兩陽鎮
    背景
    夕陽西下
    老材
    弈鄉
    離任
  • 這天晚上的常委會議不到十一點就結束了。會上 議了幾項工作,然後羅書記宣布,由常務副縣長何鐵 夫主持政府全面工作。
    幾個常委包括何鐵夫本人都隻望了羅書記一眼, 沒誰覺得這有什麼意外。羅書記又笑了笑說:“這是 市委組織部臨時做的決定,我也沒來得及跟大家通氣 ,不過組織上的安排是正確的,何鐵夫同志對政府工 作很在行,人又年輕,是**值得信任的,今後大家 都要配合他的工作。”接著說,“會議就開到這裡吧 ,鐵夫你留一下。” 其他常委陸續離開會議室後,何鐵夫對羅書記說 :“羅書記,由鐘副書記去政府主持工作的呼聲不是 很高嗎?他做了多年的黨群書記,在通化縣享有很高 的威望,他主持政府工作比我強。” “事前應該跟你說一聲的,可你上市裡要財政調 度資金去了。這是組織上的安排,我想你會樂意接受 這一重任的,個人服從組織嘛。”羅書記說,“鐘大 鳴同志群眾基礎確實不錯,能力也強,但你從市裡一 下來就在政府,對政府工作很熟悉,很有辦法,組織 上的考慮不是沒有道理啊。”何鐵夫說:“不知鐘副 書記有何想法。”羅書記說:“組織上已經找過鐘大 鳴同志了,他很擁護組織的決定。” 與羅書記分手後,何鐵夫在縣委大樓前的坪地上 轉悠了一會兒,纔緩緩地往大門口走去。他一直住在 市委對面的武裝部招待所裡,家屬沒在身邊。他原是 市政府經研室一名不得志的科長,四年前市委組織部 搞了一次副處級干部招考,本來對官場不抱希望的何 鐵夫經不住官帽的**,以筆試第三名、面試第四名 、考核第五名的**成績被選中,到通化縣來做了一 名分管文教的副縣長。半年後常委班子調整,分管財 貿的常務副縣長的位置空缺,縣裡幾派勢力為此明爭 暗鬥,搞得十分火熱。*後市委組織部決定,由不是 甲派也不是乙派*不是丙派的財經大學畢業的何鐵夫 來做這個常務副縣長,纔平息了這場角逐。常務副縣 長做了三年多,何鐵夫並不輕松,剛下來時的那番雄 心壯志也消磨得差不多了,不想這時前頭顯出一片曙 光,原任縣長任期未滿就調往市政府做了秘書長。何 鐵夫知道,有望接替縣長這個空當的,縣委常委裡也 就兩個人,一個是黨群副書記鐘大鳴,一個就是他何 鐵夫了。何鐵夫想,鐘大鳴的叔叔就是市委常委兼秘 書長,他這個黨群副書記就是等著接替就要到任的羅 書記的班的,也許用不著再來過渡這個縣長了。
    何鐵夫的想法不是沒有道理,書記和縣長行政上 盡管是同一個級別,但縣長卻是副書記,組織上要重 用和提撥縣領導,一般隻考慮書記,而不會想到縣長 ,縣長必須坐到書記的位置上纔會有進步。如果羅書 記任期滿後,組織上有意安排鐘大鳴擔任縣委書記, 那麼這個縣長的歸屬就如和尚頭上的虱子——明擺在 這裡了。果然不出何鐵夫所料,羅書記今晚宣布由他 主持政府全面工作,這雖然不是宣布他擔任縣長,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與宣布他擔任縣長是沒有太大的 區別的。
    盡管這是預料之中的事情,可何鐵夫還是有些亢 奮。他腳下步子快了半拍,不一會兒就來到武裝部門 口。門邊的哨兵是認得何鐵夫的,向他行了一個軍禮 ,並朝他笑了笑。何鐵夫也向哨兵揚揚手,覺得哨兵 的笑容很燦爛,好像哨兵也知道他心頭的興奮似的。
    何鐵夫當然無法做到寵辱不驚,當了副縣長不想 當常務副縣長,當了常務副縣長不想當縣長,當了縣 長不想當縣委書記,若是這樣,還待在這縣委大院裡 干啥?盡管如今在政府做縣長、副縣長並不是件輕松 的事情,有時甚至要搞得焦頭爛額,免不了讓人心生 厭倦,可既然已經干到**這個份兒上,也就隻能繼 續向前,沒有後退的餘地了。好在回頭自省,何鐵夫 這幾年的宦海生涯並沒白過,多少有點收獲,無論於 己於民。
    進了招待所,徑直往樓上爬去。何鐵夫住在三樓 。這是何鐵夫為圖安靜作的選擇。上到三樓,走廊裡 竟然一片黑暗。平時走廊裡的燈連白天都是亮著的, 如果何鐵夫不把燈拉熄,是再也沒人願意多此一舉的 。大概是燈泡壞了的緣故。何鐵夫也不去多想,借著 遠處高樓上投射過來的微光,往東頭走去。
    到了*東頭的房門口,何鐵夫掏出鑰匙正要開門 ,忽然從黑暗裡晃出兩個人影,將何鐵夫嚇了一跳, 他還以為自己遭遇了歹徒。
    “何縣長。”黑暗裡一聲軟甜如飴的女聲,旋即 頭上的燈也亮了。何鐵夫回頭,原來是政府辦的打字 員於小麗,她身後還站著一個男人,何鐵夫也認得, 是她的丈夫,在財政局一個什麼股裡工作。
    何鐵夫一邊開門,一邊說:“小於你找我?”於 小麗說:“我們剛從武裝部一個熟人家裡出來,估計 你們的常委會也該開完了,特意上您這來看一眼。” 何鐵夫讓他們進屋,於小麗往後面一縮,忙說:“何 縣長先,何縣長先。”何鐵夫隻好自己先往門裡邁。
    三人落座後,於小麗用那雙水汪汪的媚眼瞟了瞟 何鐵夫,說:“何縣長您一個人住在這裡,不感到孤 單嗎?”何鐵夫說:“天天上躥下跳的,哪裡來得及 孤單?”於小麗說:“何縣長是個事業心重的男人, 政府的人都對您評價很高呢。” 何鐵夫望望於小麗夫婦,心想他倆跑到這裡來, 恐怕不是為了來說兩句奉承話吧,就問:“你們有事 嗎?”於小麗嗲聲嗲氣地說:“何縣長您也是忙慣了 ,一到您這裡來就要有事,沒事就不可以來了?”何 鐵夫聽了反而不好意思起來。
    又說了會兒話,於小麗站起身來,嘟著好看且性 感的嘴巴說:“好了,我們也不影響領導休息了。” 她給丈夫使了個眼色,她丈夫就慌慌張張地從夾克衫 裡掏出一包東西,放到剛坐過的沙發上。然後兩人往 門口退去。
    “你們這是干什麼?”何鐵夫說著就拿了東西去 追,兩人已經走到走廊另一頭的樓梯口。
    何鐵夫隻得作罷,回到房裡。打開包一瞧,是兩 條芙蓉王香煙,市場上要三百多塊錢一條。何鐵夫心 想,他們送這麼貴的煙干什麼呢? 把煙重新扔回到沙發上,何鐵夫進了浴室。熱水 澡泡得他很痛快,一身的困倦似乎也消失得沒了蹤影 。常委會上羅書記宣布他主持政府全面工作的話又在 耳邊響起,何鐵夫就有了一種想跟誰聊聊的願望,從 浴缸裡伸出手來,拿起壁上的分機話筒,準備打個電 話,一時卻不知該打給誰好了。何鐵夫腦殼裡晃過這 幾年比較談得來的一些同僚的身影。可有些想法能跟 他們說嗎? 他忽然想起自己的老婆董小棠來。他們是大學同 學,二人感情一直很好,平時何鐵夫心裡有了什麼想 法,常常喜歡跟她聊。可自從到通化縣來任職後,不 知是太忙還是別的緣故,何鐵夫跟董小棠談得越來越 少了。是呀,官場上的事情總是瞬息萬變的,想跟她 說說,卻不知從何說起纔好了。
    何鐵夫仰著頭,目光在扣了塑料板的熱霧迷蒙的 天花板上停留了一下。他忽然想起了於小麗,今晚她 帶丈夫來干什麼呢?如果不帶著她的丈夫,說不定還 真會跟她聊上一陣子哩。
    放下話筒,走出浴缸,何鐵夫又想起另一個人來 ,那也是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叫做左舒青,中學時低 他三個年級的校友。那年月文學還很紅火,何鐵夫和 他的文朋詩友組織了一個名為“山徑”的校園文學社 ,左舒青因為詩寫得很漂亮,就很自然地進了文學社 ,投靠在何鐵夫的麾下,兩人開始了一段純真而富於 浪漫的友情。隻是不久何鐵夫就考上大學走了,之後 給左舒青寫過幾封信,都被郵局退了回去。後來纔聽 說左舒青隨父母轉學到了現在的通化縣。許多年後, 何鐵夫通過副處級干部的考核後,組織上征求他的意 見,想到哪裡去,他毫不猶豫就選擇了這個離市區並 不近的通化縣。一到通化,何鐵夫就轉彎抹角,終於 打聽到左舒青的下落,她在通化一中當了老師,而且 已是三歲孩子的母親。盡管如此,當何鐵夫來到左舒 青面前,發現她依然不減當年的清純、靚麗,許多年 前那份異樣的感覺又在他身上燃燒起來,他知道自己 還在暗暗地喜歡著這個女人。
    一串十分稔熟的數字開始在何鐵夫腦袋裡跳躍。
    那是左舒青告訴他的她家裡的電話號碼,何鐵夫** 次接觸這串號碼時就把它牢牢記在了心裡。可何鐵夫 一次也沒用過這個號碼。何鐵夫懂得如今自己的位置 特殊,是不允許跟左舒青有太多瓜葛的。他一直壓抑 著心裡頭的願望,強迫自己不去與左舒青交往,盡管 何鐵夫接過左舒青寫給他的電話號碼時,也在左舒青 眼睛裡讀到了她的一份真意。**何鐵夫踫到了這一 生中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也許他有充分的理由給左 舒青去個電話了。
    何鐵夫按下那串數字,話筒裡立即傳來長長的嘟 音。仿佛等了一個世紀,對方終於有人拿起了話筒。
    何鐵夫正要開口,裡面響起一個粗聲大氣的男人聲音 :“喂,喂,你是誰?” 這可是何鐵夫始料未及的。他有幾分尷尬,不聲 不響地放下了話筒。何鐵夫莫名地就有了一種心虛的 感覺,好像自己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丑事。
    這個時候電話猛地響了。何鐵夫被嚇了一跳。他 雙眼瞪著電話機,讓它響了好幾聲,纔把話筒提到手 上。是財政局長龔衛民打來的。何鐵夫好想罵幾句該 死的龔衛民,你的電話早不打晚不打,偏偏在我心神 不定的時候打過來。
    不過何鐵夫並沒罵出聲,而是換了一種平和舒緩 的口氣說道:“老龔是你呀。”龔衛民說:“何縣長 ,聽說你們剛剛散了常委會。”何鐵夫說:“這不, 我纔進屋。”龔衛民說:“您要主持政府全面工作了 ?”何鐵夫說:“誰說的?”龔衛民說:“什麼事瞞 得過我龔衛民?我跟您去市裡要調度資金的時候就知 道了。”何鐵夫說:“怪了,我怎麼直到剛纔羅書記 發了話纔知道呢?”龔衛民說:“這就叫做旁觀者清 嘛。” 何鐵夫沉吟片刻,纔又說道:“這個全面工作不 好主持啊。”龔衛民說:“縣長調走後,政府的工作 不是一直由您在主持嘛。”何鐵夫說:“那隻能叫做 維持,因為沒正式明確我的職責,我沒有壓力。”龔 衛民說:“何縣長啊,您這也是一次難得的機遇,我 龔衛民能夠給您出力的,一定為您出力。”何鐵夫說 :“這我清楚。這樣吧老龔,明天上午九點左右,我 倆踫個頭,就這個月的工資問題合計一下。”龔衛民 說:“好,我到白雲山莊去等你。” P32-36
 
網友評論  我們期待著您對此商品發表評論
 
相關商品
在線留言 商品價格為新臺幣
關於我們 送貨時間 安全付款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我的帳戶 網站聯盟
DVD 連續劇 Copyright © 2020, Digital 了得網 Co., Ltd.
返回頂部